今期玄机图_今期玄机图官网_美国民主遭遇困境 输出美式民主受到越来越多质疑

  • 时间:
  • 浏览:2

   人民网北京5月24日电 美国民主在美国历史上起过重要作用,也曾对世界其他其他国家产生过积极影响。时至今日,美国民主运行情况报告怎样?出了那先 问題,其根源又在哪儿?输出美国民主为那先 不可行?围绕那先 问題,人民日报观察版24日刊发四篇文章未必同角度进行探讨。

美国民主嘴笨 出了问題

张维为 今天,多数的美国人恐怕一定会 公布美国的民主制度出了问題。以对美国国会的评价为例,盖洛普公司2012年6月的民调显示,美国公众对国会“非常有信心者”是6%,“较有信心者”是7%,两者相加为13%。两年后的民调(2014年6月)发现,非要低的信任度还在继续,对国会“非常有信心者”是4%,“较有信心者”是3%,两者相加为7%。数据会有波动,但要花费说明美国民主嘴笨 出了问題,主要表现为以下哪几块方面:

金钱政治。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把竞选献金裁决为受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保护的并都是“言论自由”,于2010年裁定对公司和团体的捐款不设上限;2014年又裁定对此人 竞选捐款可是我 设上限。至此,用“一人一票”来描绘美国民主已不要花费,更恰当的应是“一美元一票”,“民主”成了“钱主”,成了富人的游戏。这是美国民主最大的硬伤。

游说政治。这是“金钱政治”的延伸。既得利益集团不可能 角度组织起来,通过游说团体,影响美国的政治生活。美国民主制度,几乎成了游说团体的天下。不可能 从前群体未必富裕,可是我 能有效地组织起来,非要,这个 群体的利益就很难在美国民主制度中被代表。《经济学人》杂志惊叹,“金钱获得了美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政治影响力。数以千计的说客让立法过程变得更为冗长和复杂化,让特殊利益集团更有不可能 参与其中”。

内斗政治。今天,美国政治内斗的角度和广度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规模。从角度看,民主和共和两党之间的对抗从未像今天从前“苦大仇深”、互不相让,结果双方非要难以达成为国家同去利益做事的共识。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这个 内斗也几乎从未中断。从广度看,这个 内斗几乎遍及各个领域,成了美国政治常态,原因分析分析分析决策的“否决点”非常多,政府的其他承诺也无法兑现。美国总统奥巴马30008年喊着“变革”的口号入主白宫,他曾承诺要削减国债,但国债从从前的10多万亿美元增加到现在的近7万亿美元。

民粹政治。在今天美国的政治制度下,民主几乎等同于竞选。可是我 ,候选人的最大特点是一切为了赢得选票,结果使“民粹政治”泛滥。美国加州政府破产的例子颇能说明这个 “民粹政治”。为了赢得更多选票,政客纷纷提出减税,先是减少财产税,后是取消汽车税,最后加州政府其他陷入破产。当加州政府想恢复汽车税时,州议会从中作梗,结果使加州的财政陷入更加糟糕境地。

从历史视角看,在民主问題上,美国当初的缔造者们比今天的政客要谨慎得多。大伙大都倾向于采用“共和”与“法治”来防止“民主”不可能 带来的“民粹”。但如今,美国究竟都要能 克服此人 体制中的那先 严重问題?连一场原因分析分析分析美国多数民众资产锐减的金融危机一定会 能带来美国政治制度的必要改革,说明美国政治制度的纠错能力正在衰弱。这是美国民主制度的悲哀,其身前有着更为角度的原因分析分析分析。

治理形态出現异化。“三权分立”中的三权,本质上一定会 属于政治领域的权力,而从前现代国家的良性运转时要在政治领域、社会领域和经济领域之间形成并都是良性平衡,也可是我 这从前领域的力量实现并都是有有利于大多数人的平衡。但目前的美国,相比政治力量和社会力量,资本力量处于了优势。资本力量已充分组织起来,在较大程度上左右着政治力量,也在相当程度上完成了对社会力量的渗透,如对主流媒体的控制、对社会议题的设置等。从前看来,美国的“钱主”将继续主导“民主”,“占领华尔街”身前的 99%与 1%之间的矛盾不可能 其他而长期化。

美式法治面临困境。美国人长期以来为此人 的法治自豪,但如今美式法治在并都是意义上几乎成了保护既得利益、拒绝改革的代名词。牛津大学斯泰恩·林根教授以美国“立法失控”问題为例指出,各种利益集团的游说,使大伙所代表的各种既得利益得到特殊照顾,想改变这个 现状就时要修宪;而修宪首很难通过一定严格进程,但这几乎是不不可能 的。从前法治社会被此人 的法治所困,法治和进程正义成了拒绝改革的工具。这对于世界其他国家的法治发展一定会 一定的启示意义。

内外环境处于改变。自上世纪3000年代以来,美国实施了一系列金融自由化政策,其结果是美国的金融市场欠缺监管,欺诈成风并带来金融泡沫,收入分配和财富分配不断向金融资本和金融部门倾斜。美国经济的金融化,使得美国资本力量的利润主要来自金融业,来自世界范围的贪婪吸金。与过去相比,美国的资本力量对美国内部管理政治体制改革的兴趣大幅降低,现在美国的制度安排对华尔街十分有利,其他就缺少了改革的动力。

(作者为复旦大学特聘教授、上海社科院中国学所所长)